富爸爸财商教育学习交流平台【财商学堂】 理财资讯 桥水基金·雷·达里奥:这是一个决定性的时刻,现在这两种公司最有发展前景

桥水基金·雷·达里奥:这是一个决定性的时刻,现在这两种公司最有发展前景

翻译:王译

来源:聪明投资者

“我们现在的情况和当时相似吗?是的!1933年时政府是怎么处理的?政府印了很多钱,推出了与我们现在使用的相同类型的程序。是的,同样的。零利率达到了零,同样的事情,同样的过程。然后是货币从那个点开始导致扩张。股市要多久才能超过最高点?经济需要多长时间才能超过以往的高点?很长时间!”

“我认为这就是我们现在的处境。我们在历史上多次看到这种情况,这次危机也不例外。所以,是的,这不是经济衰退,这是一种崩溃,抛锚。”

“市场怎么样取决于你所在的市场和国家,而且大约25%到45%甚至50%取决于你管理的是哪种货币。如果你谈论的是新兴市场,他们的情况是会更糟,因为它们不会拿到足够的(资金和信贷)等等。”

“现在的状况比那时(2008年)更复杂,因为除了银行,还有那些银行之外的行业(在这场危机之中),这些分布在各个地方的小企业。这是一场更大的危机,我们的货币政策也没有那么有效,因为利率下降已经达到了极限。”

“投资者必须明白他们可能无法玩好这个游戏。他们可能无法正确的择时买入或者卖出。要在市场上获得成功比在奥运会上获得金牌更困难。”

“我的建议是——多样化和分散投资——对市场抱有敬畏——不要去做择时投资,同时要意识到现金的危险!”

“我相信这是一个决定性的时刻,但我们会顺利度过。我们将以重要的方式进行重塑。”

以上,是达里奥在日前的线上TED演讲中的对话上,给出的最新精彩观点。

达里奥认为,现在不是经济衰退,而是一种崩溃,比2008年更严重,我们不会回到过去的样子了。

但达里奥也并非绝对悲观,在他看来,这一切最终会过去的,世界将会变得非常不同,会产生一个新的世界秩序,而最大的力量是适应和创新的力量,这需要人们能很好地合作。

他还谈到了当下市场环境下最看好的相关行业,对话全文,分享给大家。

美国印钞和接待会留下很多债务和货币

谁来支付这些账单呢?

 

Corey Hajim:好的,所以现在的情况有多糟糕?我们应该多担心?

Ray Dalio:我认为你可以把这(社会隔离中的疫情)看作是一场海啸。那么当你看到这些残骸的时候,后果将会是什么呢?从收入和资产负债的角度来看,这对收入的打击巨大,资产负债表也损失严重。

如何处理呢?为了理解这一点,你必须意识到这些漏洞——收入上的漏洞和资产负债表的漏洞,然后思考到货币和信贷的生产——谁生产这些货币和信贷?货币和信贷有不同的方式——有美元货币和信贷,也有欧洲的欧元货币和信贷。

所以当你看世界的时候,你看到的情况和1930年到1945年的情况是一样的。现在我们看到政府产生了大量的债务,大量的借贷。我们看到的是零利率,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货币政策,而是产生大量货币和信贷。

美联储正在购买美国国债,而财政部正以一种虽不完美但规模相当大的方式,将这笔钱分交给大多数美国人。

欧洲人也在以自己的方式做着同样的事情。欧洲央行相对较小,因为世界上有大约70%是美元,欧元的比例较小。(欧洲央行和政府)会为那里的人们生产(货币和信贷)。

而世界上其他地方将会有缺口,这些缺口是无法填补的。美国印钞和借贷会给我们留下很多债务和货币。这是一个有趣的话题,我们需要讨论这个话题。谁来支付这些账单,谁来分摊这些账单呢?

但是你知道你会得到钱(指美国的货币和财政刺激政策),欧洲人将会得到他们的那笔钱(指欧洲的刺激政策),我们现在的世界类似于1930–45的时候,同时世界上还有很多其他地方不会得到信贷和资金。

因此,哪些实体受益,哪些实体不会受益,这将会有很大的区别。我们必须通过大规模的合作(a big collaboration)来处理,以及决定谁将最终得到什么——一个关于财富分配的大问题。这将会发生!

经济、生活方式和财富的四种驱动力

 

Corey Hajim:你有多相信合作现在可以发生?

Ray Dalio:我们现在正处在一个决定性时刻(defining moments),就像1930年到45年那段时间。如果你回顾历史,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人们如何共同解决现在这个问题是很重要的。我认为这将是一个决定性的时刻。

我想给你描述一个样版。让我们回顾一下过去的一千年,那些一遍又一遍发生的事情。我想传达一个模式。

有四样东西是我们的经济、生活方式和财富的驱动力:

第一个也是最强大的是生产力,它来自于人们的学习、发明和实践。它增长缓慢——每年1%、2%或3%。它成长缓慢,不易变,因为知识是复杂的。但它在一段时间内增长,提高了我们的生活水平。

第二个是短期债务周期。短期债务周期是指衰退、扩张和繁荣,一般持续8到10年。

第三个是一个长期的债务周期。这种长期的债务周期大约每50到75年进行一次,从一种新的货币和一种新的信贷开始。这(现在的长期债务周期)始于1945年,(二战和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结束后)世界创造了一个新的货币体系和一种新的货币,替代了旧的货币体系和货币。这就是新的世界秩序,也就是美国的世界秩序。我们已经看到经济中仍然有70%的货币和信贷是由通过美元运行的。

第四个影响因素是政治。政治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我们如何处理彼此之间的关系。这里有内部政治,也有外部政治。

内部政治就是如何处理贫富差距,如何处理价值观差距。人们一个共同的使命吗?人们是否有一个可以达成共识的美国梦?人们有共同的追求或者人们为财富而斗争等等。

所以当你回顾历史的时候,你会发现这就是革命的不同形式。这其中总有一场革命。有时是和平革命,有时是破坏性的革命。这本质上是一种财富再分配。

罗斯福通过政策变化和税收完成了(财富再分配)。在其他国家,民主被推翻,希特勒上台正是因为这个差距。(内部政治)是人们如何在内部处理彼此的关系。

还有外部政治,即国家之间的政治。你会遇到这样的情况,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正在挑战现有的大国。有竞争,也有战争的危险。所以他们如何处理彼此,他们是否互相争斗,会是决定性的。

总有压力测试,这些大的压力测试大约每75年进行一次。现在就是这样一个压力测试,看我们如何处理彼此的关系。我们有足够的财富来分配。

但是当你处于支持圈之外(指不直接受益于刺激政策)时你会怎么做呢,对于这些实体会发生什么?或者,如果你在支持的范围内,如何分配,如何彼此相处?我认为我们将不得不重新考虑谁拥有什么等等。我想这就是我们的处境。

我们现在和1930年相似

这不是经济衰退,这是一种崩溃

 

Corey Hajim:因为你已经写了大量关于资本主义需要如何改变以及我们应该思考和做的一些事情。稍后我肯定会讲到这一点。但我现在很好奇,从一个实际的层面来看,你认为我们正在走向全球萧条吗(global depression)?

Ray Dalio:是的,但是我想要小心的使用“大萧条”的这个词。尽管这个词可以引起共鸣。但它也是很可怕的。你说的萧条是什么意思,像1930年那样?我们回顾一下1929年到1932年的情况,经济出现了下滑,失业率达到了两位数,经济下滑幅度达到了10%左右。我们现在的情况和当时相似吗?

是的!1933年时政府是怎么处理的?政府印了很多钱,推出了与我们现在使用的相同类型的程序。是的,同样的。零利率达到了零,同样的事情,同样的过程。然后是货币从那个点开始导致扩张。股市要多久才能超过最高点?经济需要多长时间才能超过以往的高点?很长时间!

我认为这就是我们现在的处境。我们在历史上多次看到这种情况,这次危机也不例外。所以,是的,这不是经济衰退,这是一种崩溃,抛锚(this is not a recession,this is a breakdown)。我刚刚描述了政府如何制造货币和信贷的等等。这就是我们的处境。

最大的力量是适应和创新的力量

Corey Hajim:你刚才谈到了在大萧条之后,有四个杠杆可以帮助你恢复。削减开支也被称为紧缩,债务重组或减免,通过税收重新分配财富,印钞票,你提到过的一些事情。这些东西能帮我们摆脱困境吗?你觉得以前发生过。但是你现在怎么考虑平衡这些工具呢?

Ray Dalio:这些是长盛不衰的工具,基本上是自有记录的历史以来就在用的工具。我想你将会看到一个组合——你已经看到了——印钞票和再分配(redistribution),事情发生得很快。这个过程可能会持续几年。

然后是重塑(rebuilding),这个过程与创造力有关。历史上最伟大的力量是创造性,人类的创造性、人类的适应性。所以你一定会看到这些重塑的发生,你会看到一种类似Marco那里看到的创新。适应的力量才是最大的力量。

如果有人感兴趣的话,我在LinkedIn上贴出了一项学习研究——它追溯到500年前,研究了当时的实际GDP情况。研究报告中有一条线,你不会看到我们所说的这些萧条。即使在这条线上,他们也几乎没有波动,当你深入细看某一个时间点的时候,你看到了GDP下降10%,失业率上升的情况,但它过去了。因为最大的力量是适应和创新的力量,如果人们能很好地合作。

这就是我认为的这段时间内的情况。它会过去的——世界将会变得非常不同,会产生一个新的世界秩序。但它会过去,会被创造出来,因为我们现在面对的只是货币和信贷。货币和信贷是数字化的——我是说,确实有很好的服务行业,这些是真的。但其他一切都只是会计数字而已。

所以,最多就是几年,当你做出改变,解决问题,努力坚持下来,你就会来到这个新的改良重组后的环境之中(restructured environment)——可以说,它(指前文提到的restructured environment)在很多方面都是更健康的。因为它(通过了)一种压力测试。

历史上,人们(经济上)变得更虚弱,或者说他们在很多方面都没有准备好,是因为人们没有建立足够的储蓄,或者他们强调奢侈品而不是必需品。(我们所经历的)这是一种重新定位的体验,在很多方面让我们变得健康,甚至让我们更欣赏生活中的基本要素。

新兴市场的情况会更糟

我们不会回到过去的样子了

Chris Anderson:好的,我来问一些我们在线观众的问题。早些时候的观众的主要问题集中在:你认为未来的经济会有多困难?你刚刚已经非常正面积极地回答了这个问题,比如用了“萧条”(depression)这个词。这是一个非常有力的词。不知道我的理解是否正确:你刚刚所说的(经济不景气的程度)比市场上大多数人认为的更严重。市场表现就好像是听到了坏消息,很多人似乎认为,也许在一年之内,等到经济复苏,我们就会回到原地。而你说,不对!这需要更长的时间。

这是否意味着,存在某种市场尚未完全看到的系统性冲击(systemic shocks)?或许这与一些市场玩家无力应对的,堆积如山的巨额债务有关。而现在情形下,人们不能工作。

Ray Dalio:我不能代表所有人的想法。市场怎么样取决于你所在的市场和国家,而且大约25%到45%甚至50%取决于你管理的是哪种货币。如果你谈论的是新兴市场,他们的情况是会更糟,因为它们不会拿到足够的(资金和信贷)等等。

我可以描述我所看到的情况。我们看到大约20万亿美元的损失;我们看到,在没有资金支持,没有信贷支持的情形下,人们的生意(可能)会失败。你知道的,我们周围到处都是这样事情发生。所以当无钱支付时,就会出现失败。

问题是,人们要从哪里得到怎么样的支票来支付这些款项,来渡过难关?我们将经历巨大变革重组(giant restructuring),我们最终会解决这些问题。(例如)医院可能会破产,因为(目前的境况)对医院来说有非常昂贵的支出成本,他们无法完全覆盖掉损失。即使我们知道人们需要医院,它们也会破产。

所以你必须一个实体一个实体地来看,然后来思考到底最终由谁来付账。有些人错误的认为这一切是(由于)病毒,病毒可能来了又走,也许我们再也见不到它了,这是可能的,谁知道呢。但如果它(病毒)再也没有回来,(也)会有那些人破产,会有那些人失去一些收入。

我们将改变我们的运作方式,在某种程度上,供应线也将改变。换句话说,自给自足(self-sufficiency),自给自足现在意味着什么?我们在这方面做的足够好么?我们将重组我们的经济和金融体系。我们不会回到过去的样子了(we are not going to go back to the way it was)。

现在比2008年更严重

这两种公司最有发展情景

Chris Anderson:那么,你认为金融行业面临的系统性威胁会比2008年更大吗?

Ray Dalio:是的,这比2008年发生的事情更严重,我解释一下区别。2008年,一样的,我们有银行,意味着你有一定的杠杆。当经济下跌时,过多的杠杆意味着你在会计上破产了。然后环顾四周,谁是具有系统重要性的机构?你当然不想在这个时候让银行倒闭,然后你就可以借钱,借贷。所以人们可以通过某种方式让银行继续维持下去。企业和银行一起,通过银行,产生更多的抵押贷款….这就是那时的情况。

现在的状况比那时更复杂,因为除了银行,还有那些银行之外的行业(在这场危机之中),这些分布在各个地方的小企业。这是一场更大的危机,我们的货币政策也没有那么有效,因为利率下降已经达到了极限。仅仅通过央行购买金融资产和购买普通金融资产是行不通的,他们必须购买政府债。政府,许多国家的政府必须有效地将购买力和生产能力提供给世界各地需要的人。

Chris Anderson:人们在问,在现在情况下,什么样的行业、组织、公司最有发展前景?

Ray Dalio:这就是它的美妙之处。基本上有两种类型:

有一些是稳定的日常必需品,不是杠杆类的公司,你知道(比如)Campbell soup company(一家食品公司)之类的公司,每个人都会一直使用它们。

然后是创新者,那些创新,那些适应能力强,创新能力强,没有资产负债表问题的公司。换句话说,他们有漂亮的资产负债表,所以有资本玩这个游戏。他们将是伟大的赢家。

所以总是有新的发明,新的创造力,新的顺势而生,最后成为一个公司,成就一个企业家。他们会做得很好,加上那些制造我们总是需要的东西企业。这些事情会做得很好。

考虑算法时,你必须理解它的本质

 

Corey Hajim:我想在继续聊一下市场,显然这是个很多人感兴趣的话题,而市场好坏并不总是与经济状况相关。在过去70年左右的时间里,市场参与者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出现了更多的算法和量化的投资(公司)以及被动管理型投资。你认为这对现在的市场有什么影响?对接下来几年有什么影响?

Ray Dalio:这些关于货币、信贷、和危机的原理,比如谁有什么收入,谁有多少支出,谁有什么样资产负债表,我们如何处理货币和信贷。

这些(原理)人们常常忽略的,因为它们可能一生只会发生一次。比如上次发生(现在类似)的事情,要追溯到20世纪30年代。但是这些基本原理一直都存在。

同时科技一直在进化和改变,比如把一个人的思想和想法通过算法来实现。我们已经这样做了25年了,我们的运作方式是把一个原则——我该如何处理这种情况并把它写下来——放进一个算法里。因为人类的思考和计算能力是有限制的,(技术)使得思考和计算的能力得到了极大的提高,这是了不起的发明。

因此,当与计算机结合时,计算机有能力进行杠杆式的思考和复制。这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进步。

所以当你考虑算法时,你必须理解它的本质,即(算法)正在处理的是否是合理的因果关系。这一切都归结于:你是否理解(算法的)本质?你是否成功地将赌注押在了因果关系上?因为这是你赚钱的唯一途径。

电脑可以用一种更先进的方式来处理它。一些人或错误的直接将机器学习应用到市场上,这一般行不通。我来解释一下原因。

在算法决策方面,有两种方法。一种是你给电脑指令,让它遵循指令,这样就能让你想法得以实现;另外一种是你可以把大量数据输入电脑,然后让电脑自己决定怎么做。

两者的关键区别在于你是否理解因果关系?你必须了解因果关系,才能知道你应该相信什么。因为你(给机器学习)的样本可能不够完整。

比如现在的情况就很难在你(训练机器)的样本中出现,因为你必须回到20世纪30年代才能有一个类似的时期。

但是学习的能力和创造的能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大——这就是我们时代的力量。有些人会做得很好,有些人会做得很差,但归根结底你是否理解这些因果关系?这样你就知道什么是正确的了。

最糟糕的事情就是你自认为能够正确择时

不要认为现金是安全的投资

 

Corey Hajim:这与被动投资市场非常不同,被动投资市场(passive investment)现在占了很大一部分,大多数人都把钱放在被动管理(基金)上。我知道每件事每天都在变化,但我也知道每个人都会有这个问题。我不会问你具体的投资建议,但每个人都在想他们的401k计划,你对人们应该如何处理这些钱有什么大体的想法吗?

Ray Dalio:是的,首先,投资者必须明白他们可能无法玩好这个游戏。他们可能无法正确的择时买入或者卖出。要在市场上获得成功比在奥运会上获得金牌更困难。你不会想到在奥运会上竞争,但每个人都认为他们可以在市场上一试身手,跑赢市场。

市场就像一个零和游戏,现在有更多的钱在参与竞争。我认为最糟糕的事情就是——你自认为能够正确的择时。市场的竞争激烈,我们每年投入数亿美元,这真的是一件很棘手的事情。所以个人投资者需要做的就是知道如何分散投资风险知道如何以一种平衡的方式分散投资。所有投资者最大的错误是认为最近表现好的是更好的投资,而不是认为这个投资价格更高;而最近表现差的投资是最糟糕的投资,应该卖掉,而不是认为它更便宜了。

除非你知道如何处理这些差异,(虽然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否则就会有麻烦。世界上财富的总量,本质上不会改变太多。一个上升,另一个下降。知道如何分散投资很重要——在资产类别中分散投资;在不同国家分散投资;在外汇资产中分散投资。分散和多样化投资你的财富很重要。

不要认为现金是安全的投资。大多数人认为,我只是想要安全的资产,即使那些债券收益率很低。现金是一种诱人的投资,因为它没有那么大的波动性,但它会让你的购买力每年损失2%。因此,现金几乎总是最糟糕的投资。

所以你必须考虑换个思路考虑一下——你有投资一点黄金吗?如果货币系统崩溃,货币被重新定义,你有一点其他资产吗?多样化和分散投资的方法很多,我一时也讲不完。我试着在我的书里和LinkedIn上传达这些理念。我的建议是——多样化和分散投资——对市场抱有敬畏——不要去做择时投资,同时要意识到现金的危险!

我是一个全球主义者

中国人在很多方面都帮助我

 

Corey Hajim:好的,这是一个很好的建议。在我们讨论如何修正资本体制之前,我想再问一个大框的问题。我在Linkedln上读了你的系列文章《the changing world order》,这篇文章真的很吸引人。我很好奇的你对“去全球化”的看法。如果想要实现复苏,似乎是需要(各个国家)协调和一起努力。如果我们现在从全球化中撤退,在经济上和精神上有发生很多变化。这会让未来变得更困难吗?

Ray Dalio:如果我们退出全球化,这肯定会使事情变得非常困难。将理想主义与现实进行比较,说到全球化,谁会给那些在他们本国领土之外的人们开支票呢?有很多这样的(需要帮助的)人。你知道的,我和我的妻子正努力帮助康涅狄格州的人们,(关于这个)我可以一口气说出很多东西,比如这个工作是什么样子的,关于什么等等。

国会和总统,他们开始讨论我们将帮助谁,如何帮助?这将意味着什么?这将涉及到真正的实际问题,而现实是——很多人将得不到帮助。

然后你就要处理他们(国家之间)会如何对待彼此——一个国家的漏洞和弱点是另一个国家的机遇。格雷汉姆·艾利森(Graham Allison)写了一本书提醒我们,在过去的500年里有16个国家曾经经历过一个帝国对另一个帝国的挑战。在这些案例中,有12个已经发生了战争,因为到最后,甚至都还没有一个全球性的法律体系。权力是它的货币。所以当你陷入这些,如何解决争端——谁得到了什么——这就变成了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

所以我是一个全球主义者。我有一个梦想和一个愿望,那就最好的人可以一起,一起为共同的美好而奋斗等等。现在是时候了,因为我们处在一个相互联系却支离破碎的世界(an interconnected fragmented world)。这种分裂——我可以依赖别人给我我需要的东西吗?或者我可以依赖他们不利用我吗?——不,你没办法建立那些依赖关系了。这不仅存在于国家内部,也存在于国家之间。

Corey Hajim:听起来你在谈论生产力和生产力对我们的重要性。所有人都想过上更好的生活,这似乎在全球范围内都是如此。如果我们都集中精力在一起提高生产力,以这种相互关联的方式,我们都会做得更好,而不只是囤积一项资产或一套资源。

Ray Dalio:你说的对极了。这一直是正确的,在今天尤其正确。同时,(一定要)阅读历史,理解其中的机制、问题和挑战。在美国相对于世界其他国家被孤立之前,这种分离就已经开始了。

这种去全球化在我们有这个(病毒)之前就开始了,这种力量还有更多。它的发生是有原因的,所以不要忽视这些原因,也不要忽视对历史的阅读和学习。

所有事情都取决于那些手握权力杠杆的人的行为。我想要说,比如,我去过中国很长时间,中国人在很多方面都在帮助我,帮助我们这危机中需要的东西。公开这么说句话,甚至可以说这是一件具有政治挑战性的事情。因为我们的世界是如此的支离破碎,甚至公开说谢谢你——谢谢很多人,很多公司,几乎是危险的事情。因为我们现在的世界环境中,(谁是)敌人,谁是恶人,你是否在这(敌人、恶人)之列?

历史总是要去妖魔化(和我们)不同的人。环顾你的四周,(这种情形,指妖魔化假想敌的情况)是存在的,我们如何摆脱这种境况,取决于我们如何对待彼此。

教育是一项伟大的投资

 

Corey Hajim:是的,这一点很重要。我想我们在座的所有人都会对在这种情况下帮助我们的不同的人说声谢谢。我们需要彼此。

然后,我想谈谈资本主义(capitalism)的问题,几天前我们讨论的时候你提到过,在这段时间里我们如何变得比以前更强大和更好?大约一年前,你写了一篇关于资本主义需要如何改革的文章,主要关注日益扩大的贫富差距以及由此产生的问题。那么,现在我们的机会在哪里?我们能做些什么改变?

Ray Dalio:(这个问题)我理解的是——这个体系产生的结果,我们目前得到的结果是我们想要的吗?我们的美国梦是什么?是什么呢,我们甚至不讨论这个了。我1949年出生时,世界新秩序刚刚建立,世界新秩序在1945年建立。那时的体系崩溃,然后我们有了一个新的世界秩序——我们(那时)没有那么多的债务,刚从战争中恢复过来。

那时是一个机会均等的环境。那时我们有一个美国梦,有一个和谐的环境,有一个共同的经历。顺便说一下,这(指上文的环境状态)不是一次性的,不是百年一遇的。如果你读历史,你会看这些时期是在经历了那种崩溃、冲突和争斗之后而来的。然后,人们去构建资产负债表,重塑体系系统,开始一个新的系统,一起奋斗。

然后当我看向我的四周,在教育系统中上学的孩子和贫穷的社区正在分享——他们没有足够的资源,别为此找借口。因此,认为利润制度可以完成一切的想法是不正确的,因为资源更多的分配给了那些拥有资源的人。

纵观历史——你可以追溯到几百年前,你会发现任何制度都倾向于服务那些制度的操控者。我们有一个资本主义制度,我们有企业家,企业家获得资金,然后与政府合作,他们有一种共生关系(a symbiotic relationship),这对他们很有效。

所以它(这个制度)是自我延续的(self-perpetuating)。这些人(指制度操控者)受到的教育要好于,那些不在这个人群之内的人(指那些非制度受益者),例如,在我们的体制中,收入最高的40%的人在子女教育上的平均花费是收入最低的60%的人的五倍。这就变成了一种自我延续。

当我看到这种境况时,我想说——的确,我是一个资本家——我相信这个制度,我相信它可以通过增加蛋糕的大小,有效的分配(来解决这个问题)。如果我们要讨论如何有效地做到这一点——我们的确需要这样做——总有需要改革的时候,而这些改革必须创造生产力。

这并不意味着仅仅是把钱送出去(给需要的人),而是意味着如何让他们更加多产,从而使这些需要帮助的人在精神上更加富有成效,在身体上也富有成效,产出更多成果(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我们需要这样一个系统,所以出于这些原因,我在LinkedIn上发表了相关文章,如果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去阅读)。

现在我们就正在重组这个体系。不管人们是否意识到,财富的转移是巨大的,通过所有这些借来的钱,印刷的钱。这是一股强大的力量。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们将一直会讨论的一件事——可能是越早越好——那就是我们如何进行这种重组构造restructuring。我现在担心的和我当时担心的是一样的——这是否会以两党合作的方式进行,既能扩大蛋糕的大小,又能很好地进行分配。而不是以损害经济发展为代价,因为这样会失去生产力。

有些事情是很好的投资。教育是一项伟大的投资。受过良好教育的人越多,受教育程度越平等,就有越多的人有机会互相竞争,并在一段时间内提高(整体竞争力)。如果做得好,这将产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的生产力。

但实际情况是,各州和地方政府认为这是一项预算项目,所以他们关注开支,在教育上锱铢必较。如果你在一个富裕的城市,你让你的孩子得到良好的教育,但如果你不是——而很大一部分人正在失去这种机会。

因此,教育这件事情必须好好规划,这样才有生产力,才能很好地分配蛋糕。每个人都相信这个系统是公平的,如果我们能做到这一点的话,我乐观地认为我们会达到目标。这是我们的测试,这是我们的压力测试。

人要有一定程度的基础信仰

基础教育、基本的医疗保障,你不能低于这些

 

Chris Anderson:人们对我们如何走出困境,是否真的有可能以一种公平的方式重建经济这个问题非常感兴趣。我的最后一个问题来自我的推特:你认为当前的危机是否表明,低薪和/或低技能工人是维系国家团结的因素,甚至比银行和对冲基金更重要?如果作为重建的一部分,我们能建立一个提高他们雇佣利益的经济体系么?

Ray Dalio:这些人就是英雄。真的!我们给贫困学生捐赠了六万台电脑,用于他们的学业。你知道的,一个富裕的学生和一个贫穷的学生的区别就是一台电脑,以便于有学习的机会和能力。我要感谢——那些会感到尴尬甚至害怕听到这么说的人——我想感谢他们为这一进程所做的贡献。

与此同时,还有那些每天都在以各种方式服务他人的人。所以这是好的品质。就像当人们从战争中归来,来到最伟大的一代,正是这种特性与品质让我们的国家走到了一起。但我们每个人都必须认识到每个人在这之中的角色和使命。一个首席执行官,一个在前线的英雄,他们都能很好地工作,一起前进——所以,是的,人们必须知道自己的作用,我们必须欣赏这样的人。

我们必须认清现实——人们要有一定程度的基础信仰,基础教育,基本的医疗保健,基本的基础——你不能低于这些。否则,当你低于这个水平时,就没有机会了。而且这实际上是代价非常高昂的,(比如)以犯罪和监禁为代价。

所以,我们的一个使命是帮助那些从高中辍学去工作高中生,帮助他们重新进入高中然后在去工作。我们相信我们这样做可以省下很多钱,因为监禁的平均费用每年要在4万美元到每年12万美元之间。而如果你让这些辍学的高中生重新加入学习,让他们正常的找到工作,会省下一大笔钱。

但是单单靠慈善家们做不了这件事情,这些支出是巨大的。所以,如果我们的国家做了这些事情,我认为那将是伟大的。

这是一个决定性的时刻

但我们会顺利度过

 

Chris Anderson:谢谢你,Ray。作为一个慈善家,你所采取的行动让我深受鼓舞。还有你的一些同行,他们有是了不起的故事。昨天Jack Dorsey宣布了他对人类的巨大贡献,这让我十分震惊——太棒了。这听起来就像是你行走在权利走廊中的发声,在那些财阀聚集的地方。无论是国家之间、公司之间、大财阀之间的合作,还是拳脚之争。这都是如此重要。听你谈感恩,我们应该在某些方面有所感悟,比如中国(为我们)做了什么等等。

你有没有过这样的对话经历,当你试图提出一个观点(的时候),有多少人试图推动这种类型的对话,而不是充满敌意的恐惧对话?

Ray Dalio:我认为有一种普遍的错误观念。我与很多你所说的掌权的人,或是政府工作的人沟通。我认为你必须意识到的是,很少有人是根据论点的质量来做决定的。大多数人,大多数人,就像类似于在战争中那样,都有一个特定的目标(站队),这些信息甚至来自媒体。你几乎可以辨别出每个媒体或每个人是站在那边的。

你真的相信有多少人是没有立场的?几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站队(side)。在这个时代,或从历史来看,能够从两方面看待问题并团结一致的想法,几乎被视为软弱或威胁,因为你必须站在一边或另一边,等等。所以说出来并不容易。比如,我想对所有(应该被感谢的)人,比如中国,说:非常感谢!(感谢)那么多的呼吸器和口罩以及所有这些东西。

但这在政治上几乎是具有挑战性的,因为会有人跳出来威胁,为什么我要这样做?人们会说,好吧,他是个亲华派(China Lover)或者说,他是我们的敌人,他站在了另一边。

所以我想对你说Chris,你有一个座谈会,把(这些看法)带给那些你认为最具攻击性的政策掌权者,将这(两方)放在一起。这样你们就可以产生碰撞后的,深思熟虑后的分歧(thoughtful disagreement)。

我相信经过深思熟虑的不同意见,经过深思熟虑的不同意见是为了得到正确的答案,并产生融合,虽然这并不容易。

Chris Anderson:这对我们来说是个不错的挑战。我也相信深思熟虑后的分歧。Corey有工作是关于狂热的质疑者(passionate disbelievers)对于不理性的仇恨的传播,比如两性之间的不理性的性仇恨,现在我觉得误解如此之深。

Ray Dalio:但你会为此奋斗嘛?换句话说,如果有人因为你说的是真实的和有争议的事情而反击的话,你会回击过去么?这很重要。这就是考验。

Chris Anderson:我会反击,我甚至想说我会打回去。绝对的。

此时此刻,每个人都在影响着其他人。我们有机会让彼此成为更好的自己。让我们来看看那些鼓舞人心的故事,那些人类向人类伸出援手的故事,那些公司做着令人难以置信的事迹的故事,那些暂时放下利润目的的故事,那些国家互相帮助的故事。我觉得我们需要进一步详述其中的一些故事,我们肯定会这么做。我们每天都在努力做到这一点。我非常欣赏你谈论的一些感恩的故事。谢谢你的声音。

Ray Dalio:总结一下,我相信这是一个决定性的时刻,但我们会顺利度过。我们将以重要的方式进行重塑,这很好。谢谢你们分享这些值得考虑的想法。

1、文章内容来自网络整理和个人实操经验分享,不构成投资建议,只做参考,投资需谨慎! 2、财商学堂内容主要为互联网内容整理和投稿及授权转载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第一时间删除。


富爸爸财商社群

作者: caishangblog@lc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127009725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92485991@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